欢迎访问知产财经官网!

【知财观察】1.6亿专利案蓦然生变 家电巨头之争或走向历史重演?

2022-07-19 10:49来源于 知产财经
今年6月底,奥克斯悄然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诉,并获得准许。细究此次撤诉的背后缘由,不难发现,在这场专利大战的下半场里,奥克斯所不愿看到的历史或将再次重演。

  一件尘封近20年的日本压缩机专利,在即将过期前撬动起中国两大家电巨头之间的巨额诉讼大战——去年年底,格力与奥克斯之间一场兼具专业性与话题性的专利纠纷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事情还要从近四年前讲起。2018年12月,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向美日合资企业东芝开利株式会社购买了一件空调压缩机专利(CN00811303.3),并紧接着在一个月后三路出击,于宁波、南昌、杭州三地分别起诉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侵犯该专利。2021年12月,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格力构成侵权,累计判赔额高达1.6亿余元。众所周知,格力与奥克斯多年来纠纷频发,而奥克斯过往屡屡落败;宁波中院一审胜诉,对奥克斯而言无疑是个难得的好消息。


南昌中院准许奥克斯撤诉裁定书

  然而,面对相同的专利、相同的对手,奥克斯却没能在另外一片战场上复制成功。今年6月底,奥克斯悄然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诉,并获得准许。细究此次撤诉的背后缘由,不难发现,在这场专利大战的下半场里,奥克斯所不愿看到的历史或将再次重演。

  成也鉴定,败也鉴定

  本案中,涉案专利称得上是一件名副其实的“老资格”专利:该专利于1999年8月在日本申请,2007年8月获得授权;其中国同族专利则申请于2000年8月11日,公布于2002年9月11日。该专利摘要写明:“一种压缩机,包括:其上连接有吸入管和排放管的密封壳体;设置在密封壳体内的压缩机构单元;以及设置在密封壳体内的电动机单元,电动机单元包括用于驱动压缩机构单元的定子和转子,在电动机单元内形成有用于供自压缩机构单元排出的气体通过的气体通道,并且构成在定子铁芯的诸槽与电动机单元的定子中的线圈之间的槽隙部分的总面积与气体通道的整个面积之比被设定为0.3或更大。”在起诉书中,奥克斯指控格力的相关压缩机产品落入了涉案专利的上述权利要求范围内。

  案件在宁波中院一审过程中,格力曾提出现有技术抗辩,认为上述槽隙面积与气体通道面积之比值(以下简称“K值”)设定,早已被在先产品所公开。为此,格力公证购买了早于涉案专利上市的空调压缩机产品,并通过拆解测量得出了涉案专利所设定的K值范围,有力支持了自身主张。但奥克斯反驳称拆解测量的方式会对压缩机内部结构产生应力冲击,导致相关零部件结构变形,且空调压缩机经过二十多年的使用,部件也会产生老化磨损。尽管格力此后又请来业内资深专家证明空调压缩机并不存在使用多年后老化变形的问题,但宁波中院对此未予采信。争执不下之际,宁波中院委托北京某司法鉴定机构对格力提供的在先压缩机产品进行CT检测。经测量,该机构将上述在先压缩机产品的K值范围确定为0.11-0.66。宁波中院最终采信了0.11的比值范围,认定涉案专利所设定的K值范围并未被在先产品公开,格力的现有技术抗辩不成立,遂判决格力构成侵权。

  然而,曾因鉴定而大获其利的奥克斯,却在新一轮的鉴定中栽了跟头。据悉,南昌中院受理本案后,同样委托了上海某司法鉴定机构对格力提供的在先压缩机产品进行检测。该机构通过CT检测及解剖检测法,得出了上述产品的K值处于涉案专利设定的K值范围内的鉴定结论。这意味着格力的现有技术抗辩将能够成立,而奥克斯据以起诉的权利要求随之失去了新颖性,涉案专利极有可能被无效。若南昌中院采信上述鉴定结论,判决结果的反转也将不难设想。奥克斯选择低调撤诉,或许正是嗅到了对自身不利的风向。真可谓“成也鉴定,败也鉴定”!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

  事实上,早在本案曝光之初,涉案专利的有效性就始终备受争议。相当一部分行业专家认为,涉案专利属于变频压缩机领域内早已广泛运用的技术,应用范围极大,应归为公知技术。这一观点在日本得到了事实印证:涉案专利的日本同族专利经审查后,原本的13项权利要求仅合并保留了1项;而涉案专利的原始权利人东芝开利自最初申请该专利起,至2018年将该专利转让于奥克斯为止,也从未以该专利进行任何诉讼或许可活动。还有一部分行业专家对涉案专利的撰写方式提出了质疑,指出涉案专利并未解释其K值设定与技术问题和技术效果的关联性,以及所谓“槽隙部分”的定义与范围等重要问题。在社会大众的印象中,一件牵扯了上亿元高额赔偿的专利,理应是真金不怕火炼的“高价值专利”——然而,至少在本案中,事实却并非如此。

  一言以蔽之,专利效力问题将决定本案的最终走向;随着奥克斯此次撤诉,后续判决结果也可能进一步反转。而在格力与奥克斯之间,类似的剧情已不是第一次上演。早在2017年7月,奥克斯便曾起诉格力的“画时代空调”产品侵犯其专利权,该案一审也在宁波中院进行,格力当时同样主张了现有技术抗辩,亦同样未被法院采纳。宁波中院一审判决格力构成侵权并赔偿奥克斯经济损失1000万元后,该案涉案专利却因不具有新颖性而被专利复审委员会无效,最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驳回奥克斯起诉。这场轰动一时的家电专利大案,以奥克斯先赢后输的结果落下帷幕。

  纵观格力与奥克斯近年来的纠纷史,奥克斯曾多次选择撤诉。2017年10月,奥克斯向宁波中院起诉格力侵犯其3项专利权;法院立案后,上述3项涉案专利却被悉数宣告全部无效,奥克斯只能撤回诉讼。紧接着,2018年7月,奥克斯又利用一件电机专利再次在宁波中院起诉格力侵权,并提出9500万的高额索赔;不料该专利又一次被格力成功无效,而奥克斯也不得不又一次选择撤诉。如今,奥克斯再次向南昌中院申请撤诉,难免让看客们油然而生一种历史重演之感。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格力与奥克斯的恩怨史反复印证了企业专利运营与维权所应遵循的基本原则:唯有真实的创新成果,才能带来真正的经济效益与安全感。

  法庭内外,恩怨纠葛

  或许可以进一步追问:专利效力问题为何屡屡成为奥克斯输掉诉讼的命门?这就要从格力与奥克斯复杂而纠结的关系开始谈起。

  长期以来,格力与奥克斯两家巨头之间始终进行着频繁的人员流动——毋宁说,奥克斯对格力的技术骨干、高级知识产权管理人员“情有独钟”。在2015年的格力股东大会上,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就表示,仅在2014年一年时间里,就有600多名前格力技术人员被奥克斯方面挖走。在公开专利中查询来自格力与奥克斯的申请人,重复者有数十人之多,这证明了董明珠的说法绝非空穴来风。

  “共享”了大批研发人员与知识产权管理人员的两家巨头,在技术研发上也明显趋同。格力曾指控奥克斯窃取其27项专利技术并恶意申请非正常专利,其中有十余项专利系直接抄袭格力产品。以前述“画时代空调”案为例,涉案专利的技术方案由格力在先研发,奥克斯通过挖脚前格力员工了解到该技术后抢先申请专利,并以此起诉格力侵权。但由于该技术本属格力早已投放市场的技术,奥克斯的涉案专利最终被无效,其一审获得的1000万元高额赔偿款也因此得而复失。而在前述的另一起发生于2017年的案件中,奥克斯据以起诉格力的三项专利,与格力早在2013年便大量销售的产品高度相似(见下图),这三项专利最终也没能逃脱被无效的命运。


奥克斯三项涉案专利附图(上排)与格力在先产品(下排)对比

  如今,在这起价值过亿的压缩机专利大案中,格力已针对宁波中院的一审判决提起上诉,案件仍在进行之中。无论最终结果如何,可以肯定的是,奥克斯过往曾经拥有的优势已经开始动摇。更重要的是,奥克斯在专利战略上或许已经走到了不得不改弦更张的地步:如何通过自主研发打造一件真正不惧锤炼、来之能战的高价值专利,是每一家企业都应持续思考的问题。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知产财经立场)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