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知产财经官网!

独家连线樊志勇部长:华为为何会选择Sisvel?5G许可是否会入池?如何定价?

2022-07-22 14:40来源于 知产财经
华为公司知识产权部部长樊志勇表示:“Wi-Fi技术广泛应用于消费电子、智能家居、工业企业等领域。专利池可以提高专利许可透明度,减少许可纠纷。使用者可以一次性获得该专利池所有专利的许可,提高许可效率、降低许可成本。华为希望并且乐于与产业界分享我们在Wi-Fi领域的创新技术。”

  7月19日,华为宣布作为创始成员加入Sisvel Wi-Fi 6专利池。使用者可以通过该专利池获得华为及其他入池专利权人的Wi-Fi 6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华为的Wi-Fi 6产品也同时获得专利池的许可。

  华为公司知识产权部部长樊志勇在发布该消息时表示:“Wi-Fi技术广泛应用于消费电子、智能家居、工业企业等领域。专利池可以提高专利许可透明度,减少许可纠纷。使用者可以一次性获得该专利池所有专利的许可,提高许可效率、降低许可成本。华为希望并且乐于与产业界分享我们在Wi-Fi领域的创新技术。”

  华为在加入HEVC专利池之后,很长时间没有加入新的专利池,此次为何会选择Sisvel?布局专利池是否成为华为当下的重要项目?在5G许可方式上,华为会选择以加入专利池的形式还是一对一谈判?华为在5G许可定价方面有何考量?带着诸多行业关注的问题,知产财经第一时间连线华为公司知识产权部部长樊志勇,寻找问题的答案!

  知产财经:华为作为创始成员加入Sisvel会有怎样的待遇/权利?和Sisvel将会展开怎样具体的合作?

  樊志勇:事实上具体成员的协议是相互保密的,整个协议包括谈判的过程不能相互披露,我们并不能知道其他创始成员、未来成员的具体协议条款。但因为入池专利都是标准必要专利,专利池的许可对于所有使用人都需要按照公平、合理、无歧视原则进行许可,对于创始成员也不例外。华为作为创始成员,最大的意义是参与许可框架的设计。Sisvel作为专利池的运营方,要跟所有的创始人去谈许可框架,在这个过程中,创始成员们可以贡献很多想法,包括许可应该如何去做,怎样能让专利池更具吸引性,把技术更有效地分享给使用人,帮助专利池更容易达成许可等等。

  如果专利池前期设计得好,后面的运营工作会相对容易;如果设计不好,无论是许可还是诉讼行权,都可能会非常困难。所以我们希望专利池在开始建立时就尽可能的完善,让更多权利人和使用人愿意入池,少一些纠纷和诉讼。目前来讲权利人虽然只有5家,但我们相信可能很快会有更多公司加入,有些可能已经正在走内部审批流程。更多的权利人和使用人加入,意味着专利池成功地提高了技术的许可效率,促进了技术发展和产业化。我们愿意花费时间精力去设计专利池,使其能够成功运行,这可能是华为作为创始人最大的好处。

  华为可能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创始成员,因为我们既是权利人,又是使用人,而且华为的Wi-Fi产品销量在所有创始成员中是最大的。所以我认为华为参与专利池的前期设计还有特殊的意义,更有助于专利池从权利人、使用人双方面去考虑后期的各种运营因素,这也是我们作为Wi-Fi技术的主要推动者的一项义务。

  知产财经:Avanci近日宣布自9月1日起将4G许可费用调至20美元,时隔一周,华为宣布成为Sisvel Wi-Fi 6专利池创始成员,这个时间点是否有过考量?

  樊志勇:这两者没有关系,时间上只是巧合。事实上我们跟Sisvel已经有过很多年的接触,且从2020年9月份开始正式商议Wi-Fi 6专利池,沟通了将近两年时间。双方是在长期相互了解之后才做出的决定。

  知产财经:是否可以理解为与Sisvel近两年的接触,其实更多是在考虑专利池的建设和规则等问题?

  樊志勇:是的。因为专利池的相关规则需要跟所有创始成员商议,我们提出一点建议,Sisvel自己需要评估,还需要去征求其他各家的意见,这其实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因为谈判包括各方之间的沟通,每家公司会有很多自身的考虑,包括进行内部汇报等等。专利许可很多人觉得没有成本,但其实许可方案的设计和谈判需要很多投入,如果达不成许可还要进行诉讼等程序,其实成本是很高的。而且,从投入研发到获得许可费回报中间花费的时间很长,很多公司可能没法承受,因为投入成本研发技术需要时间,技术标准化需要时间,标准技术被产品运用也要一定时间,而许可过程可能要更长时间,好多企业是等不及的。所以创新,特别是研究标准创新是很难做的。

  知产财经:我们了解到,目前Sisvel的权利人成员并不多,且头部企业更少,华为为何选择Sisvel?

  樊志勇:这个其实涉及两个问题。首先,关于头部企业,之前有公司做过关于Wi-Fi标准贡献度的研究报告,可以看到有些传统的通信领域头部公司可能没有在Wi-Fi 6标准制定中做特别投入,这个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其次,的确也有些Wi-Fi标准的主要制定人没有加入这个池。我认为这个和Wi-Fi 6标准化的过程有一定的关系。Wi-Fi标准是在IEEE标准组织制定的。2007年IEEE发布的知识产权政策和4G、5G标准适用的CCSA、ETSI等组织的知识产权政策是差不多的,对权利人除了要求基于公平、合理、无歧视原则提供许可外没有太多的限制。后来到了2015年,IEEE发布了一个新的知识产权政策,给权利使用附加了很多限制条件,包括禁令的限制和许可费的计算的规则等。当时修改压低了IEEE标准必要专利的价值。

  IEEE的Wi-Fi 6项目跨越了2015年新知识产权政策发布前后,所以权利人分为两类。其中华为和其他Sisvel专利池创始人按照2007年政策做了Wi-Fi 6标准必要专利的声明,而没有进池的公司大多支持2015年政策,即对权利行使限制较多的知识产权政策。现在,那些宣布支持2015年政策的Wi-Fi 6权利人在许可其专利时需要受到其相应许可承诺的限制。如果排除这些公司,其实支持2007年知识产权政策的Wi-Fi 6权利人选择入池的比例还是挺高的。

  我们认为知识产权许可价值过低,会打击创新者投入的积极性,可能导致标准组织被少数大型企业垄断,影响标准技术的发展。这也是我们支持IEEE 2007年政策、反对2015年政策的原因。

  知产财经:Avanci不久前公布了涨价消息,华为是否会与Avanci合作?在专利池合作方面,华为为何选择Sisvel而不是更加成熟的Avanci?

  樊志勇:Avanci现在确实新闻比较多,但Avanci主要是运营汽车相关的专利池。我觉得经营一个池其实是很不容易的事情,Avanci现在不管是权利人还是使用人都有了一定的积累。但它其实还是一个相对比较新的专利池。

  Avanci和Sisvel都有各自的优势。Sisvel的建立时间更长,之前在Wi-Fi这方面有运营的经验,相应的也更熟悉使用Wi-Fi技术的客户,有在集中度相对较低的市场运营专利许可的经验。Wi-Fi是一个集中度比较低的市场,有很多是中小型公司,不管是用户还是技术贡献者,相对来讲集中度不高。一家家谈许可的话,许可成本就会比较高,而许可成本最终都需要消费者买单。Sisvel在提高许可效率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的经验,所以这个是我们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所以并不是说哪个池更强,我觉得不同的专利池运营公司各自都有一些不同领域的经验,或者说有其竞争力所在。所以不能简单比较,我觉得Avanci和Sisvel各自有各自的优势。

  知产财经:华为是否会考虑与Avanci合作?

  樊志勇: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答案,只能说我们会考虑各种方式去运营专利,包括直接许可,也包括加入专利池,我们愿意开放的考虑和各个专利池运营公司合作。

  知产财经:Sisvel的一站式专利合作主要针对IoT领域,数据显示华为在Wi-Fi6.7的标准贡献全球排在第一位,可否介绍一下Sisvel的许可收费模式及价格?

  樊志勇:Sisvel在网站公开了相关费率,包括标准费率,消费产品和企业产品等,因为比较复杂,可以到官网具体了解。同时,网站上也有一些对费率模型的介绍,包括为什么这个模型对于当前Wi-Fi许可项目来说是非常有效的,为什么对专利使用人来说会很有吸引力等等。

  知产财经:专利池是权利人加入越多,对于权利人越有利,还是权利人加入到一定比例就不需要再增长了,让被许可人加入对权利人更有利?专利池如何平衡权利人和被许可人之间的利益关系。

  樊志勇:权利人的加入和使用人的加入是相辅相成的。如果一个专利池里权利人多了,对使用人来讲是好事,因为这样获得池的许可会更有价值,许可效率更高,使用人就会更愿意加入。虽然更多的权利人入池可能导致每个权利人的收入的份额会被稀释,但是使用人更愿意通过这个池来获得许可,虽然单价被稀释,但池吸引了更多的使用人加入,许可效率提高了,对权利人来说收入可能还会上升。

  知产财经:华为在加入HEVC专利池之前,很长时间没有加入特定的专利池,当时担心的是什么?现在的变化或调整又基于怎样的考量?

  樊志勇:也谈不上有多大变化,只是说某一个池或者某一个项目符合我们的理念,我们就会加入。华为比较注重专利质量以及专利池的运营思路。如果觉得一个项目许可框架设计合理,入池专利的价值也比较大,我们就会去考虑加入。我们一般不会加入专利价值较低的专利池,因为价值较低的专利的许可运营对促进创新的意义有限。总的来说,我们支持促进创新的,专利价值较高的专利池。

  知产财经:华为2021年便公布了5G许可费上限2.5美金,这个价格会有变化吗?华为的5G专利池会与谁合作?

  樊志勇:5G还是有可能会成立专利池的。虽然5G领域手机公司之间很多许可可能通过双边谈判达成,但5G的技术用在垂直行业可能会比较多。首先,在垂直行业应用中,交叉许可的需求普遍不强,因为很多垂直行业的使用人自己大多并没有相关专利,并不需要交叉许可。专利池可以一站式提供多个权利人的单向许可,就变成最高效解决问题的方式。

  类似的,垂直行业有可能会相对比较分散。像汽车行业还是相对比较集中的,其他IoT行业可能会更分散一些。专利池可以提高使用人比较分散场景下的许可效率。

  其次,垂直行业的使用人不一定熟悉5G技术,甄别专利价值的能力可能有限,也不熟悉专利许可的谈判。一个好的专利池可以帮助使用人筛选有真实价值的专利,排除试图浑水摸鱼的权利人,并让许可成本更加透明和可预期。

  华为不排斥以后可能会加入5G专利池,我们此前公布的费率是针对手机产品的,不适用于IoT产品、车、芯片、模块等。因为5G的产品形态各种各样,各种情况可能都会有,包括直接的许可和专利池。

  知产财经:华为在全球5G专利方面都是排在前列的,在进入5G专利池或进行垂直许可方面,是不是更有话语权和定价权?

  樊志勇:使用人或者专利池的运营公司知道华为的专利很多,肯定更愿意来谈合作,因为其知道获得华为的许可很有价值。对于定价权,专利池和直接许可的价格都是谈判的结果。华为认为专利应该合理定价。我们去年宣布手机费率不超过2.5美元,也考虑了其他公司的定价,虽然我们专利价值更高,但我们定价并不比他们高,甚至还要更低,但我们也不接受过低的价格,因为过低的许可价格会压制创新。标准必要专利的价格受公平、合理、无歧视的许可条件约束,并不是谁专利多就可以随意定价的。在出现争议时最后实际上是司法定价。

  对于话语权,我觉得专利多是能提升影响力的。如果未来有5G池,当我们要加入时,我相信池的运营公司也会更多去考虑华为的意见。除了专利多外,我们既是使用人又是权利人,更多听我们的声音,有助于设计对权利人和使用人都更易于接受的许可框架。

  知产财经:华为目前没有加入5G专利池的考量是因为没有合适的,还是在考虑这种模式?

  樊志勇:我们还没有看到很成熟的机会。如果时机成熟了,我们是愿意考虑的。成立专利池需要考虑的因素有运营公司、其他的权利人,其他的使用人,大家对运营公司或者对这个项目的接受程度等等,一定是需要行业有一定共识的状态下才有可能。

  知产财经:对于专利池成员,是否允许其在专利池之外单独与被许可人谈协议?如果不允许,是出于什么考虑?是否会担心监管部门的反垄断调查?

  樊志勇:我们这个Wi-Fi 6专利池是允许成员达成池外许可的,所以华为还是可以和第三方直接去谈许可。我们只是不会再另外找一个池去许可同样的专利给同样的产品。Wi-Fi这样的技术,还是有一些场景我们需要和第三方直接去谈,比如双方可能同时会有其他领域专利许可的诉求。双边许可中,我们可以灵活加入一些其他商业的考虑和安排,比如双方交叉许可、更多的标准等。

  池许可的效率高,但不是那么灵活,许可协议只能是按预定方式签,许可费制定按预定方式分配。但如果我们和相对比较大的公司谈合作,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安排,有很多协议、很多标准、很多专利,会有不同的考虑。所以专利池基本是开放的,权利人可以单独去谈判,双边达成的许可在池之外。池也会有相应的机制免除双边许可中已经另行支付的许可费。

  知产财经:其实通信领域不管是头部企业还是中小企业,是可以接受许可专利池以及互联互通这种模式的。但目前来看,互联网及垂直许可产业领域对于许可的模式还是排斥性比较强,所以现在是不是处于一个“不同产业玩法不同”状态下的碰撞时期?

  樊志勇:对,目前来讲是一个特殊时期,我觉得需要经历一段时间的这种碰撞,大家才能逐渐看明白未来的方向。我们作为传统的通信企业,对标准专利看得很重,而其他行业,包括IT、汽车、家电等,可能还需要一个接受过程。但是当他们逐渐认识到这些标准和专利价值时,我觉得他们会接受知识产权合理付费的理念。华为有很多海外车企客户,他们曾经对专利付费是有抵制情绪的,但他们现在提出希望华为加入Avanci,以便他们通过专利池获得华为专利的许可。当然华为是否加入还有很多因素要考虑,但是他们的思维会发生转变。

  对于国内企业来讲,我觉得随着行业的发展,汽车逐渐智能化、联网化,我相信车企和其他垂直行业会越来越多看到ICT技术对它的价值,看到标准化的价值。因为以前的汽车产业没有太多的标准,技术标准的演进比较慢,对消费者不可见,也不是产品的卖点。相比之下,汽车行业更强调私有技术。大量配件都是定制的,不能在不同的汽车品牌之间互联、互通和互换。但是随着汽车智能化技术的发展,车企会越来越多地发现标准化价值,比如自动驾驶技术,地图导航等等,很多都需要联网技术,相互兼容的应用,因为任何一个车企不可能自己去建立一个非标准的网络,开发完全私有的智能技术,成本太高了。

  就当前的ICT技术来讲,网络基础设施已经较为完备,相关技术也都开发出来了。车企,包括其他IoT领域的家电等,使用这些ICT技术的成本是比较低的,尤其是相较于垂直行业自己开发这些技术。当然,低成本也是成本,对于标准化的价值和相关的专利付费肯定还有一个接受的过程,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们作为ICT企业,希望ICT技术被各行各业广泛接受,把产业的智能化都做到极致,但同时知识产权必须受到保护,创新才可以持续。我觉得ICT技术溢出到垂直行业是未来的一种趋势。在这个过程中各行业还会有一个碰撞的过程,会有一个大家逐渐接受的过程。

  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是这些垂直行业伙伴更多的共享技术,参与技术标准制定。我们要想在垂直行业中把ICT技术用好,还需要很多的工作。现在4G、5G、Wi-Fi技术只是打开了一扇门,让这些垂直行业有互联技术可用,但后边要想发展,解决更多的IoT应用场景,垂直行业的企业也有很多发挥技术能力的空间,将技术可以开放出来,贡献到标准当中。我们也希望他们获得相应的知识产权许可回报,进入研发创新和许可受益的正循环。收钱并不是目的,知识产权收费是让这些企业能更多去分享、贡献,形成技术流动。

  知产财经:中国市场监管总局正在就反垄断相关法规征求意见,相关条款指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专利联营实体不得利用专利联营实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排除、限制竞争,包括“禁止以不公平的高价许可联营专利”等,对此华为怎么看?

  樊志勇:反垄断法对不合理的许可行为进行规制,颁布清晰明确的法律法规,对于达成合理的许可条件有利。因为专利池有提高许可效率的效果,较低的交易成本可以让消费者受益,反垄断法总的来说是支持的。但是不管是联营组织,还是权利人单独许可,都不能漫天要价,否则不仅会伤害使用人的利益,可能会损害整个社会的利益。所以我觉得反垄断法规制许可行为是非常重要的,除了不合理高价外,也不能去歧视交易对象,不能以不公平的低价获得相对方专利的反向许可,等等,这些都是反垄断法可以规制的问题。

  另一方面,专利联营还有一些额外的反垄断法考量,包括在建立池的过程中,需要考虑的横向协议问题等。Wi-Fi 6这个专利池的运营公司Sisvel和创始成员都是比较有经验的公司,有能力做好反垄断合规管理,专利池建立的全程也有反垄断律师提供法律建议。目前我们还没有发现这个专利池有任何反垄断合规方面的问题。基于我们的经验和对相关法律的理解,我们认为这个专利池有很好的法律基础。

  当然,现在国内的当务之急还是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做好了,专利许可市场就会成长,更多企业就会投入创新和标准化。重复性的开发和同质化的竞争减少了,产业可以更健康和高效的发展。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
全部评论